您的位置: 玉溪信息港 > 生活

近30万亩农田轻度干旱庄稼减产农民担心

发布时间:2019-04-08 14:16:20

近30万亩农田轻度干旱庄稼减产农民担心

田里的大豆叶子很多都已干了。

不少小水井都已干涸见底。

马上就要进入7月了,依照往年惯例,此时济南将进入主汛期。然而,近日访问发现,在省城周边的部分农村地区,很多农民却正在为旱情而发愁。

由于降水较少,部分水井已干涸,田地浇不上水,有的农民在收完麦子后连玉米都种不上,很多农田都面临减产甚至绝产的风险。

天太旱玉米都没法种

23日中午,来到距济南市区约60千米的长清区孝里镇三义村。

在村北头的农田里,看到,地里到处是一片片麦茬,麦茬间则是一块块黄色的土块。土块都很干,稍微一捏就能捏下很多粉末。

一名村民告知,依照种庄稼的惯例,收完小麦后,就要在麦茬之间种玉米,可今年由于天气太旱,没法种玉米,很多农田就被闲置下来。即便有的种上了,玉米苗长得也非常小。

玉米还不是严重的,实在种不上,就撂荒得了。但是山上已经种下的谷子、大豆和花生,有的都快旱死了。这位村民边说边把带到了一片山地上。跟玉米苗相比,这里的大豆已经长得很高,但叶子多已枯萎。都半死不活了,如果雨水来得及时,兴许还能救活1小半,如果再拖着不下雨,一把火烧了算完。这位村民一边说着,一边用烟头点了一片大豆叶子,大豆叶子立刻就像柴火一样烧了起来。

随后,又访问了附近的金村、广里村、南凤村、北凤村、大桥村等,虽然部份有水井的村落旱情略微轻一点,但这几个村的村民都表示,今年可以说是近10年来干旱的一年,不管有没有水井,庄稼多会不同程度减产。

庄稼减产农民担心收入

在三义村,村民老张告诉,村里的农田分为洼地和山地。洼地地势比较低,多有水井分布,即便不下雨,还能暂时依赖井水灌溉。但是山地地势比较高,即使打井也不出水,而且离洼地的水井比较远,因此山地的庄稼只能是靠天吃饭。村里的洼地还能勉强保产,即使减产幅度也不会太大。但是山地上的庄稼少得减产一半了,如果继续这么旱,绝产也不是不可能。

本来是农忙季节,现在却没活干。村民老韩说,要在往年,现在小麦刚刚收割完,大家要末忙着种玉米,要末忙着拔苗子。拔苗子是指出土的谷子苗或者玉米苗可能会过密,为了让庄稼生长更好,需要拔掉一些赘苗。但是今年,因为干旱,这两项例行的农活都省去了。

庄稼减产给农民们直接带来的是收入的减少。3义村村民王大姐说,在正常年份,每亩地能产300400斤花生,每斤花生3元钱,一共能卖1000多元;如果种玉米,每亩地能产800900斤,依照每吨2300元来算,1亩地也只能收入1000元左右;其他的农作物,比如棉花,每亩地的毛收入也在千元上下。如果一户人家有5亩地,就能收入5六千元。但是今年赶上大旱,山地的庄稼面临绝产,收入少了一大截。

雨水少小水井多已干涸

今年下雨比往年少,现在两个半月没下场透雨了。3义村村民老韩说,在他印象中,今年好像就4月份下过一次小雨,但也只是水过地皮湿,一阵风过去,地上又干裂了,雨水一点也没渗进土里,用犁头用力往下掘,没有一点湿土。

天不下雨,井水也供不上,地里能不旱吗?村民马大姐说,其实往年也常遇到干旱天气,只是远没有今年严重。在地头上,随处可见小水井,水井多是村民自己挖的,一般只有三四米深,井水不会很多,仅供附近几块农田使用。遇到天旱时,村民就抽井水灌溉。可是今年这些小水井多已干涸,村民又少了后备水源。

天不下雨,小水井不出水,村民的希望就是政府挖的深水井。老韩说,为了减缓旱情,近几年各级政府也做过不少努力,出钱给村里打了几口深水井。可是今年由于干旱太严重,除深水井,没有其他替换水源,大家一下子都扎堆到深水井了。平均每30户人家共用一口深水井,每户都有几亩甚至十多亩地,得昼夜排队抽水,等排上号,地里的庄稼也快蔫了。

还有村民说,之前遇到大旱,有时也会从10几里外的黄河抽水,一台接一台的柴油机不停地往地里倒水。可是今年黄河水本身就少,不让轻易抽水,再加上食粮价格比柴油价格要低,村民们根本不舍得花这么多钱从黄河里抽水。因此,只能看着自家的农田愈来愈旱。

济南下发紧急抗旱通知

本报6月24日讯(见习张文)24日从济南市水利局得悉,自今年4月25日以来,济南市近两月没有构成有效降雨,济南市全部300多万亩的播种面积中,目前有29.7万亩农田轻度干旱,对玉米播种造成一定影响。

轻度干旱农田主要集中在济南南部山丘地带,包括长清、平阴、章丘等地的一些无水源条件地区。为了应对出现的轻度旱情,济南市已安排部署,下发了紧急抗旱通知。市水利局成立了6个督导组,对各区的抗旱工作进行督导。沿黄区域会加大引黄灌溉的力度,各区抗旱应急水源工程也正在建设中。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白带多是为什么啊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