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信息港 > 故事

司徒雷登称狆國文化尚品德湜忠心蒋介石

发布时间:2019-06-16 04:58:08

司徒雷登称中国文化尚品德是忠心蒋介石听后大怒

核心提示:我向他辩解: 理是这个理,可数百年来中国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在中国文化中,尚的品德是忠心。想让他成为你真正的朋友,就需要和他搞好关系。 蒋介石被我这番话气得够呛,他冷静下来说: 好吧,你跟他说,他只要坚守阵地,我就会不离不弃。

本文摘自:《书摘》2015年第1期,作者:[美]司徒雷登/着 杜智颖/译,原题为:《我眼中的中国达官显贵》

1919年春,我来到北京。那时全中国上下互相倾轧、矛盾重重。对我来说,在这个各方为利益打得头破血流的时代里,保险的办法就是拜访不同阵营,了解敌对各方的情况。于是,我开始主动拜访中国的官员,为的是让他们了解基督教大学的宗旨,为了以示他们对于基督教教育的友好,我们有时也会向他们筹集资金。

颜惠庆、陈树藩

颜惠庆博士是一位美国圣公会牧师的儿子,他是中国政坛上的显赫人物,他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曾担任过中国驻其他国家公使和北京政府首脑。他是个有高尚人格魅力的人,并且拥有超凡的政治才能,他供职于燕京大学理事会多年,并且还曾几次出任主席。次和他会面时,我试图说服他帮我为修建男生宿舍筹集资金。1926年,大学迁往新址,那年北伐战争爆发了。在颜惠庆博士的许可下,傅泾波进行规划,用我们筹集来的钱对学校围墙进行了修葺,这样做是为了将校园包围住,免得受到社会动荡的牵连。

陕西省的督军陈树藩是另一位我早年结识的高官,他和颜博士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他将土地卖给燕京大学做校址,并且将其中三分之一的付款归还给燕大,他提出要在校园里留出一块地方给他年迈的父亲做别墅,这座别墅后来被改造成为一座纪念堂。他曾提议我可以去西安看看,并在教育方面为临时政府提出一些建议。我答应了,并在1921年的早春带着会谈的结果启程了。陪同我一起去的还有一位仆人。开始,我们沿北京 汉口线走,在一条新线路的交叉口我们下了车。这条东连大海西通西安的线路还在修建之中,我们向西飞速驶去。下了火车,我们又走了一个星期,中途需要穿越过一个区域,那个地区土匪肆虐。督军为了安全起见,特意派了一班士兵来护送我们,一台驴轿由两头驴身上绑着柱子,撑着一架有顶棚的小屋。里头铺好了床褥,地方足够一两个人躺的,也还算舒适。这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对我来说非常幸运的是,得到了督军额外送来的一匹马,佣人喜欢躺在轿子里,而我喜欢骑马,这样我们两个人的需求都得到了满足。这种旅行方式让我亲眼看到了未受到现代和西方文明侵蚀的土地上的朴实农家风情,这对我来说十分宝贵。

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都在督军那里做客,在这段时间里我逛遍了古都西安周边的自然景观和历史遗迹,并且出席了很多社交活动。陕西的达官显贵为我举办了多次盛宴。有一回,在督军和省长联合主持的宴会中,两人坐在了一起。宴会为他们各自特别准备了食物,以防止对方下毒。他们两人身后都跟着保镖护卫,而且这些保镖护卫都隐藏在不显眼的地方。有个护卫的枪忽然在宴会中掉在了地上,顿时,全场一片惊慌。而在发现是一场虚惊后,大家又装得像是莫逆之交一样,稳稳坐好继续进行着亲切的聊天。

西安的风光令我陶醉,我甚至想将教育计划实施在这片土地上,让督军的中学与燕大有一种特别联系。督军在我离开陕西时送给了我一匹马,这匹马跟着我回了家。刚入北京,就听说省长成功发动了对督军的起义。陈树藩回到天津过上了隐居的生活,而后的岁月里,我常常去拜访他。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在中国那个动荡的年代,不管你有多足智多谋,终都是竹篮子打水。这些事情经历过后,我就知道与当权者打交道的重要性了。

官方微店
品牌策划方式,这样做效果会更好
移动端如何做好网站优化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