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信息港 > 健康

叫好又叫座图时装周资讯07z7z

发布时间:2019-06-13 22:01:21

叫好又叫座 (图)时装周资讯

伦敦依然是新锐辈出的舞台,不过新锐在伦敦不再意味着初出茅庐、毫无商业经验的毕业生了。在姿态鲜明、鼓励创意的同时,伦敦时装周正变得越来越“实穿”。“80后”设计师们显然学会了在创意和创收之间取得平衡。 Debbie Harry曾说她的唱片之所以被归类为流行音乐,而不像Elvis Costello那样被冠以另类音乐的称号,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他不漂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伦敦时装周也面临着类似的定位难题。既然人们习惯将漂亮和缺乏创意画上等号,设计师在进行职业规划时唯有非此即彼,要么牺牲实穿性,坚持放弃实验性,叫好或叫座,没有两全。不过,这一情况正在近几年发生好转。比起Alexander McQueen和Hussein Chalayan那一代,以Christopher Kane为代表的出生于1980年代的年轻设计师们似乎已经学会了处理创作和生意的平衡。本季,一种与他们年龄所不符的成熟和油滑浮出水面,不仅裙摆安全降落,连轮廓也变得易于穿着起来,只有在大胆的用色和印花上,我们才又见到伦敦往日的锋芒与幽默。

安全行驶的叛逆路

Christopher Kane、Giles Deacon、Meadham Kirchhoff、Marios Schwab

对不同的时装周,人们总有不同的期望:在纽约期待被取悦(希望Phillip Lim会出一件自己向往已久的大衣);在巴黎期待被激励(Alber Elbaz不是一直说“时装能给人梦想”?);而在伦敦,我们期待被激怒。过去,激怒观众是Vivienn主题为精神病人和邪教巫术的时装秀,伦敦时尚从此声名狼藉。

在本季的伦敦时装周上,类似的“丑闻”并未上演。

Christopher Kane差点做到了,以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为灵感的新系列,主打各种迷幻色彩的蕾丝(实则为打眼的皮革)套装和格纹针织。Kane的姐姐Tammy戏称这个系列为“嗑药的玛格丽特公主”,但大不敬的说法并未在英国传媒引起轩然大波。虽说Kane的用色出格,且大胆地将日本黑道文身变为连衣裙印花,但服装轮廓其实借鉴了皇家御用设计师Norman Hartnell的比例,寓旧于新。从这个方面看来,Kane的设计思路已经和Miuccia Prada愈发一致——用保守的款式展现新奇的材质,模糊美与丑、新与旧的界限。

和Kane一样,伦敦时尚的另一代言人Giles Deacon也只是在叛逆的道路上点到为止。发布会试图召唤一去不复返的1990年代夜店岁月——Milk Bar里蹦蹦跳跳的Bjork和织着毛衣的Katie Grand,因而缺乏严肃的设计也无可厚非。欢乐的气氛解释了裙子上淘气的大眼睛、兰花、扳手和创可贴图案。不过比起服装,走秀模特似乎才是更大的看点——从超模Karolina Kurkova、Stella Tennent到球星太太Abbey Clancey,甚至连71岁的名模Veruschka都重出江湖压轴出场。

总的来说,伦敦继续着上个礼拜纽约对1990年代的缅怀,只不过美国设计师大多怀念的是极简主义一面的90年代,而伦敦则对Grunge的那一面情有独钟。设计双人组Meadham Kirchhoff本不必用Courtney Love的采访录音作为秀的开场,正如他们上一季本不必背离自己的实用主义路线。但他们确实这么做了。鉴于T台两边隆重的花饰和模特们夸张的缤纷发色,以及不厌其烦地对少女素材(亮片、蝴蝶结、荷叶边)的堆砌来看,两人这次显然用力过猛。

另一个从1990年代穿越而来的潮流则非吊带裙莫属。斜裁的丝绸,蕾丝的内衬,状的肩带——各类版本的闺房裙本季在伦敦屡屡出现,继而又成了Marios Schwab发布会的主角。好消息是,作为一名有能力、有想法的设计师,Schwab就算决定要走John Galliano早在15年前就走过的老路,也不至于落入Courtney Love之流的俗套。他对身体的迷恋来自于儿时在任职于内衣公司的父亲身边的耳濡目染。不过,相比以往那些灵感源于解剖学的设计,这一次他适当放松了习惯用胸衣勒紧的裙装线条,让粉色的纱裙有了流水般的浪漫感觉。复杂细密的埋线和如同手绢花边的精致下摆则体现了不错的做工。

品牌策划是指什么?如何做品牌策划
癫痫护理
没有开店不能开微商城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