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溪信息港 > 健康

男子被指責摸女孩屁股自認名聲被毀跳樓身亡

发布时间:2019-06-07 20:08:51

  男子被指责摸女孩屁股 自认名声被毁跳楼身亡

  小伙坠楼前蹲在19楼楼顶平台死者家属供图

  小伙墜下砸破玻璃穹頂 孫玉春 攝

  8000元收条 死者家属供图

  7月31日下午,在江苏路的省级机关医院内,一名26岁的男子占某从19层顶楼坠楼,不治身亡。原来,7月30日晚,占某在中山北路一家KTV唱歌,在过道里一个女孩擦身而过时,对方指称他摸了她一把,民警赶到后,占某的舅舅支付了8000元钱给对方作为调解。

  据称,占某本人对于舅舅息事宁人的做法不接受,对于警方的调解不满意,31日凌晨独自外出,下午跑到医院顶楼跳了下来,目前此事仍在调查处理中。

  □快报 孙玉春

  坠楼身亡

  26岁小伙19楼坠下身亡

  跳楼一事发生在7月31日下午4点20分左右。

  据目击者称,一名小伙子先是坐在19楼平台的女儿墙上,后来站了起来,在楼顶犹豫了大约近一小时后,跳了下来,落到了医院裙楼门诊大厅4楼的玻璃穹顶上,砸碎玻璃和钢架后又坠落到地面。

  事发后现场一片狼藉,昨天到医院看到,门诊大厅头顶上的玻璃穹顶靠近东侧墙体位置破了一个大洞。

  李斌斌是占某的表哥,事发时他也在场,说起26岁表弟的死,他泪水直流。据他称,表弟从10年前就从老家福建来到南京,跟着两个舅舅先后在南京和常州等地打拼。事发前一天,也就是7月30日,家族成员聚会,吃饭后又去中山北路龙吟广场的温莎KTV唱歌,不料却惹上事端,“终表弟跳楼,就是一时想不开。”

  事出有因

  前一天晚上的离奇遭遇

  KTV里被指摸了女孩

  据李斌斌称,他们一大家子有二十来人,饭后要了一个豪华包间唱歌,途中,占某离开去上卫生间,不料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才回去,而且表情十分沮丧。

  “当时大家就问他怎么了,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原来,占某经过一个过道时,迎面过来三个女孩,擦身而过时,占某可能是碰到了边上的一个女孩,不料那个女孩扬手一耳光就打在占某脸上,占某反应过来后,立即抬腿蹬了对方一脚。后来,对方过来两三个男的,把占某拉到一个包间内说了几句狠话。

  当时大家听了之后感觉是好笑,“女孩有多漂亮啊,还去摸人家?”占某没有结婚,也是一表人才,他们不相信平时开朗活泼的他会做这种事。由于被搅了兴致,占某的大舅李上庚就说不唱了,准备离开。不料他们刚要走,就被KTV的保安拦住,“有人报警说你们朋友摸了人家女孩屁股,警察马上就到!”

  警察不久赶到了现场,那个指控他骚扰的女孩也赶来,民警在现场组织了一下调解,但是双方分歧很大,“当时根本谈不起来,我表弟一直说没摸女孩。”李斌斌说,他也认为表弟不会去有意摸对方,可能是由于过道狭窄碰到了,另外表弟当时喝了酒,走路有东倒西歪的可能。

  舅舅付了8000块了事

  据了解,当时双方谈不好,民警喊双方一起去看监控。但是据李上庚称,监控里只看到女孩扇了外甥一耳光,然后外甥抬脚还踢了一下,其他看不到,更没有占某去摸女孩的镜头。

  在这种情况下,占某情绪很激动,一直说“我是冤枉的”。李上庚问民警这事怎么说,“民警说‘这个可大可小。’”当时李上庚称自己想尽快处理此事,就问对方女孩怎么处理,不料对方提出:“赔8000块钱!”

  听到这个,亲属们又傻掉了,但是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一名男子立即说:“我同意我老婆的意见。”李上庚称当时考虑了一下之后,见警察也没说什么,于是便支开了占某,然后掏出了8000块钱,给了对方。

  随后双方还签订了调解协议,然后对方又写了一张8000块的收条,收条落款的名字是“刘×”。此时事情算是处理完毕,时间已经到了次日凌晨3点,占某在家人陪同下回宾馆休息。

  小伙想不通竟寻短见

  据了解,回到宾馆以后,占某的叔叔伯伯等就开导占某,安慰他没什么事,“大舅多掏个8000块,他是做生意的,也不算什么。事情过去就算了。”

  就这样一直安慰了两个小时左右,到凌晨5点多时,大家累了眯了一会儿,不料占某竟然独自从宾馆走掉了。直到上午10点多,家人发现联系不上他,这才感觉有点不对了。

  据了解,占某从小就是跟着小舅舅长大的,与小舅舅感情。事后小舅舅开车满城找人,并不断拨打,但是占某在里好像喝了酒,情绪不稳定,舅舅追问他在那里,他一会说在脑科医院,一会说在别处,但是每次都扑了个空。

  直到下午两点多,在小舅舅的一再追问下,占某终于透露,自己到了江苏路的省级机关医院。该医院距离温莎KTV只有一公里左右,家人估计他是在KTV附近胡乱寻找,看到医院的楼很高,就爬上去了。等到家人赶到时,只看到占某已经爬上了医院19楼的平台。而且坐到了女儿墙上面,非常危险。

  “我们不敢去惊动他,怕他情绪激动跳下去。”李斌斌说,小舅舅一直通过安慰他,拉着家常,占某情绪平复了一点。但是一提到KTV的那件事,安慰他8000块钱不是问题时,占某情绪又激动起来,一再表示:“不是钱的问题,我是冤枉的,名声搞坏了!”

  据家人称,占某之所以一直想不开,就在于他涉世未深,而且由于家族里关系融洽,占某一直在长辈的庇护下长大,所以这次他觉得在长辈面前有点说不清,虽然长辈付钱处理此事,但是他丢了面子,心里受到了伤害。

  说起坠楼的过程,亲眼目睹的李斌斌称,下午4点多时,表弟突然先是扔掉了,又扔掉了包。跟着他又转过身,人一下子就滑了下去,但是下他却抓住了外墙的一根凸出的铁圈,双腿不停挣扎,随后就掉了下去,砸穿了玻璃穹顶。“这说明他当时可能不想死,有求生欲望了啊!”李斌斌感叹说。

  焦点·警方调解

  问:小伙到底有没有摸

  警方称:需要时会公开证据

  ■死者家属指出警方调解过程有不少疑点

  ■警方回应称,当晚的调解没有任何问题

  争议1:

  民警的处理是否得当?

  7月30日晚事发时,宁海路派出所的民警来到KTV现场。家属们认为民警没有作为,没有做出是非判断。“民警当时说了‘这个可大可小’,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位家属质疑说,如果说占某涉嫌性骚扰,那么民警可以对占某进行治安处罚,而不是用钱来解决问题。

  此外,家属们表示,既然当时录像显示不出摸了对方女孩,民警为何认可8000块钱的数额,“协议和收条都是经过民警手的,他们一直没有说什么。”

  此外,家属还表示,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在KTV内处理,“为何不将双方带到派出所呢?”李上庚称,他们都是外地人,在那种环境下肯定是尽量息事宁人,不愿意多生事端。

  争议2:

  医疗补助费是啥名目?

  那个当事女孩“刘×”到底是什么身份,目前占某家属们也不清楚,但是对于“刘×”的做法,他们认为“做法老练”。

  据称,在提到8000块的金额时,占某当时非常激动,认为对方是讹诈。但是对方却说,“嫌贵啊,夜总会找个小姐也要这么多钱啊!”当时李上庚还驳斥对方不要自降身份,“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她说话很老练。”

  而收条的内容更是让家属觉得荒谬。李上庚昨天出示了那张收条,上面写着“本人刘×已收李上庚8000元医疗补助费。”

  “听说过医疗费,可是她伤到了吗,她只是腿上青了一点,根本无大碍。”李斌斌说,而对方写出的名目还是“医疗补助费”,那就是说核心在于“补助”,可是没有受伤不去看病,又那来的补助费?

  “这不就是为了开脱自己吗?拿了钱之后没有其他凭据,拿着收条再找到她也没有用了。”李斌斌说,因此他们有理由怀疑,对方是“碰瓷”的。

  另外,这个女孩居然还使用了两个名字,据李上庚称,当晚他没有仔细看,昨天他才发现,在调解协议上,女孩签的名字是“李×”,而收条上签的又是“刘×”,不由得让他怀疑对方到底用的是真名还是假名。

  试图联系这个女孩,但是死者家属方也没有对方女孩的联系方式。31日晚就此向温莎KTV咨询这位当事女孩身份时,对方也没有正面回应。

  也有人指出,使用什么名义打收条固然是一方面,但是既然是调解,肯定不会直接出现性骚扰、精神补偿之类的字眼,为了双方都能接受,换个名目也是正常的。

  警方回应:

  当晚调解没任何问题

  昨天下午,当晚出警的鼓楼公安分局宁海路派出所一位宋所长来到省级机关医院,和家属就此事进行商谈,双方一直谈了三四个小时,但未有终结果。

  在现场也就家属的几点疑问,向宋所长进行了解,宋所长表示,当晚的调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发生纠纷,调解就是工作的一项内容,他强调:“字是双方自愿签的,钱也是自愿给的。”

  “那么如果占某确实涉嫌性骚扰,是否应该带到派出所直接进行治安处罚?”对此,宋所长表示,根据情况的不同,也不能这么说。

  至于占某到底有没有摸了女孩,对此宋所长没有明确回应,他表示,需要的时候,该公开的证据都会公开。

月经不正常怎么回事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乳腺增生怎么冶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